SARS-CoV-2的S蛋白中的关键部分的人工改造的痕迹

From 爆料百科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关联组

SARS-CoV-2是实验室产物的证据以及可能的合成流程

条件组

SARS-CoV-2的S蛋白的受体结合基序的来源可能

SARS-CoV-2的S蛋白的弗林酶切位点的来源可能

详情

本词条是基于闫博士报告的再编辑


结合SARS-CoV-2从一开始就对人类宿主的强烈亲和性,以及S蛋白上的RBM两端存在的方便基因操作的酶切位点的引入,以及S1与S2交界处在同类同群病毒中不存在的福林酶切位点和它的功能来看,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是基因操作的结果。

而且也已经有人在同样的位置进行过同样的操作了,更加印证了这一点。


以上提供的证据揭示, SARS-CoV2 基因组的某些方面很难用自然进化结果来解释, 另一个可能的解释就是这个病毒是基于 ZC45/ZX21 为骨架和/或模板制造的。 刺突蛋白,特别是 RBM 区域,应该是人工改造过的,因为只有这样病毒才可以结合人类的 ACE2 受体,从而感染人。独特酶切位点存在于 RBM 序列的一个末端的发现, 使人工改造的说法得到支持。 一个不同寻常的弗林酶切位点被引入且被插入刺突蛋白的 S1/S2 连接部位, 这个改造极大增强了病毒的毒性和致病性,这种特性也最终决定 SARS-CoV2 是有极高传染性、 潜伏的、高致命性的、后遗症不确定性、 有极大破坏性的病原体。


显然, SARS-CoV2 在武汉病毒研究所通过功能增强后制造出来的可能性极大,必须进行彻底的独立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