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帽歌

From 爆料百科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郭文贵

郭文贵9月10号盖特:尊敬的战友们好.文贵向所有的全球战友征集摇滚版的草帽子歌的改编歌词!以母亲和爆料革命和拯救中国人.感恩上天的恩佑我们的母亲.我们的娘!我们的新中囯联邦.用快乐的方式表达出来我们思念.母亲的悲伤!请与唐平.威廉王直接联系!🙏🙏🙏
郭先生的母亲被共产党气死了,很多战友也因为参加爆料革命,不能见到母亲。
此次郭先生要改编这首歌,是爆料革命“以歌灭共”的继续。

不久郭天王就会倾情演唱改编版的《草帽歌》,要用欢乐的形式,用来感恩天下母亲,“以母亲和爆料革命和拯救中国人”。

歌曲简介

《草帽歌》由乔山中演唱,是日本电影《人证》里的插曲。在日本原版电影里,这首歌是一首英文歌曲,恰恰应了主人公的身份,日美混血,在美国长大。歌词用草帽作喻,表达了对母亲的深深思念。加上乔山中的精彩演唱,更加催人泪下。

歌手乔山中

乔山中在电影《人证》中扮演大儿子焦尼,他可谓本色出演。和电影焦尼的经历相似,乔山中也是日本人和美国黑人的混血,由于自己是混血儿,经历了很多难过的遭遇。经过多样磨难,最终成长为歌手。虽然在电影中出镜不多,但演技出色,那段见到妈妈后,被妈妈拒绝的片段,泪点满满。
那首母亲在跳崖前,播放的歌曲,是发自肺腑之唱,也是自己辛酸经历之唱。

关于电影

《人证》是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是1980年代最早被中共引进的日本电影之一。

通过YouTube可以观看这部高清电影: 《人证(Ningen no shômei)》

关于歌词

《是为了电影进行改编的草帽诗。作者有这首诗想到的这首歌,以及电影。 电影讲述了一位母亲为了保持自己的社会地位和现在的小儿子,不惜杀害自己和美国军人生下的大儿子,最后自己自杀的故事。
故事梗概:在美军占领日本时期与,一位日本女人,与黑人美军生下了自己的大儿子,后来美军撤退,大儿子和母亲分开,被父亲带到了美国。后来这为穷困潦倒的黑人父亲,感觉自己大限将至,拼了老命故意撞到一辆车上,讹诈了一笔钱。用这些钱,他把自己的混血儿子送到了日本,让他去找寻自己的母亲。这位日本母亲后来嫁给了一个商人(后来成了国会议员),自己成了知名服装设计师,她与自己的第二任丈夫生下了自己的小儿子。结果她为了保住现在的地位和自己的第小儿子,不认这个混血的大儿子,并且将他杀害,最后自己自杀。

歌词

歌曲:草帽歌(电影《人证》插曲)

Ma Ma do you remember, 妈妈你可曾记得
The old straw hat you gave to me, 你送给我那草帽
I lost that hat long ago, 很久以前失落了
Flew to the foggy canyon. 它飘向浓雾的山岙
Yeh Ma ma I wonder 耶哎妈妈那顶草帽
What happened to that old straw hat, 它在何方你可知道
Falling down the mountain side 掉落在那山坳
Out of my reach like your heart. 就像你的心儿我再也得不到
Suddenly that wind came up, 忽然间狂风呼啸
Stealing my hat from me yeh. 夺去我的草帽耶哎
Swirling whirling gust of wind, 高高卷走了草帽啊
Blowing it higher away. 飘向那天外云霄
Ma ma that old straw hat 妈妈只有那草帽
Was the only one I really loved, 是我珍爱的无价之宝
But we lost it. 但我们已经失去
No one could bring it back, 没有人再能找到
Like the life you gave me. 就像是你给我的生命
Suddenly that wind came up, 忽然间狂风呼啸
Stealing my hat from me yeh. 夺去我的草帽耶哎
Swirling whirling gust of wind, 高高卷走了草帽啊
Blowing it higher away. 飘向那天外云霄
Ma ma that old straw hat 妈妈只有那草帽
Was the only one I really loved, 是我珍爱的无价之宝

原唱:乔山中
包括朱逢博、刘欢、崔健、成方圆等相继翻唱,墙内流传最广的是刘欢的版本。

草帽诗

《草帽歌》是《西条八十诗集》中的草帽诗改编而来。 草帽诗:

妈妈,我的那顶草帽不知怎么样了?
就是那年夏天在从碓冰去雾积的路上,
掉进峡谷的那顶麦秸草帽哟!
妈妈,那是我喜爱的帽子哟!
可是,突然刮来一阵风,
那时,叫我多么懊恼。
妈妈,那时从对面走来个卖药的青年,
他脚缠藏青的绑腿手戴保护套,
千方百计想帮我拾回那帽子,
但终于没有拾到手。
因为那是很深的峡谷,
而且长满了人高的草。
妈妈,那顶帽子真的怎么样了?
当时盛开在路旁的小百合花,
也许早已全都枯凋?
秋天,在那灰雾笼罩的山底,
那帽下,也许每晚都有蟋蟀在鸣叫。
妈妈,现在一定是——
在那峡谷里,象今晚一样,
静静地落满了秋雪,
要把那曾经油光闪亮的意大利草帽,
和我写在那上面的“Y.S”字母一起埋掉,
悄悄地、凄凄地埋掉!
(《西条八十诗集》)
罗兴典译

关于诗词作者:
西条八十,日本诗坛的象征主义诗人,曾留学法国,受法国印象派影响。曾与日夏耿之介、原朔太朗、佐藤春夫等组成大正诗坛上的艺术诗派。但是与其他几位不同的是其诗风多幻想、空想、明快、华丽,并无一般象征诗的幽暗。在二战期间,曾为日本陆海军写下多首军歌和宣扬战争的歌曲,如《若鹫之歌》《同期之樱》《决战の大空へ》、《苏州夜曲》等。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