羟氯喹

From 爆料百科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羟氯喹片|GEORGE FREY/AFP VIA GETTY IMAGES

简介

硫酸羟氯喹,英文名:Hydroxychloroquine Sulfate Tablets———适应症:类风湿性关节炎,青少年慢性关节炎,盘状和系统性红斑狼疮 ,以及由阳光引发或加剧的皮肤病变。中共国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最新第七版抗病毒药物推荐磷酸氯喹,因为氯喹抗新冠病毒效果比羟氯喹更好,但是羟氯喹副作用比氯喹更小,更安全,欧美大多临床试验用的是羟氯喹。但是中共国专家一直在引导舆论说氯喹负作用大,指的的磷酸氯喹,而不是羟氯喹。本文中所知的羟氯喹均是指硫酸羟氯喹。中共国国内的硫酸羟氯喹有两种:上海产的叫纷乐,进口的叫赛能。

羟氯喹是由美国FDA认证了65年的安全药品,该传统药物被发现对于中共病毒不但有良好的预防作用,而且亦可作为治疗新冠病毒的一种手段,副作用小,在中共病毒流行期间挽救了不少生命。该药物已经超过了专利保护期,因此价格非常低廉。 由于背后的巨大利益,美国媒体、NIH和FDA却在抹黑羟氯喹的副作用,导致该药物一直没有被正式列入治疗中共病毒的药品清单[1]唐纳德·川普在他自己的推特当中,多次推广硫酸羟氯喹作为中共病毒的预防和治疗药物。[2]美国FDA在Trump总统大力支持下,参考了法国、中国、韩国等国救治经验于3月28日紧急授权批准硫酸羟氯喹用于COVID-19治疗,但是6月15日FDA根据NIH选择性上报的一些临床试验结果撤销了上述紧急授权令,从而导大量COVID-19患者再次陷入困境。

羟氯喹+阿奇霉素+锌的治疗原理

阿奇霉素,英文名:Azithromycin,是一种用以治疗许多细菌感染的抗细菌药,包含中耳炎、链球菌性咽炎、肺炎、旅行者腹泻以及其他病症如肠胃炎,也可治疗许多性感染疾病,包含衣原体感染疾病和淋病,另外也可用以治疗疟疾。阿奇霉素的投药方式有口服或静脉注射,一天仅限用一剂。[3]阿奇霉素有体外抗病毒活性,可以抵抗SARS-CoV-2,但其具体作用机制尚不明确,但其机制尚不明确,可能与阿奇霉素可以改变核糖体或溶酶体的酸碱度,抑制依赖酸碱度的病毒复制有关。此机制与羟氯喹抗病毒机制相似,所以阿奇霉素与羟氯喹合用在抗病毒方面可能存在互补作用。但是,有待更多的研究来验证。

,英文名:zinc,是化学元素,可调协人体免疫,但不可过量服用[4]

羟氯喹+阿奇霉素+锌的组合治疗方案并不能100%完全根除中共病毒,他们是有效药,不是特效药,他们的目的是抑制中共病毒产生的因子风暴,将病毒抑制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这是目前为止全世界已公开的治疗中共病毒的最有效且最廉价,最适合大规模推广的药物组合。

“我们知道羟基氯喹可以帮助锌进入细胞。我们知道锌会减慢细胞内的病毒复制。关于阿奇霉素的使用,我假设它可以防止继发性细菌感染。这三种药物是众所周知的并且通常耐受性良好,因此对患者的风险很低。”“羟氯喹可以帮助锌穿透细胞(锌会降低细胞内的病毒复制速度)。阿奇霉素可抗击继发感染。”[5]

“中共病毒主要攻击血红蛋白(血液中携带氧气的蛋白质),羟氯喹阻止NTD进入ACE2,口服后在肺部的集中比血清高700倍,并且羟氯喹具有人体免疫调节的活性,这也是其在预防及早期的治疗方面的药物机理。阿奇霉素可以抑制定向蛋白质合成,达到抑菌作用。中共病毒感染者的免疫力低下,容易受到多种细菌感染,阿奇霉素有抗炎及免疫调节作用,起到治疗和辅助治疗作用。锌(Zinc)对于羟氯喹更好的发挥功效有重要作用。锌抑制冠状病毒的RNA复制,中共病毒的复制需要一种酶,这种酶对于病毒的生长至关重要。锌会抑制该酶,使酶失活,很难产生更多的病毒。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患者缺锌可能使羟氯喹失去作用。在患者血液中是否有足够的锌(包括食物的摄取)来抵抗病毒的复制较为关键。” [6]

临床处方

羟氯喹+阿奇霉素+锌的方案是目前为止经过临床的比较廉价的有效药物。虽然有一定副作用,但是与其等死,或者被传染,不如采用这个方案[7]

如何治疗

美国医生Vladimir Zelenko

目前网上的有效治疗方案[8] [9][10][11] 大多参考纽约社区医生弗拉基米尔•泽连科(Vladimir Zelenko)的用药方案(针对已感染病人):

硫酸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200mg, 每日2次, 服用5天

阿奇霉素Azithromycin: 500mg, 每日1次, 服用5天

锌片(口服)Zinc sulfate: 220mg, 每日1次, 服用5天

• 儿童安全的24小时内剂量上限:体重kg6.5mg,例:30kg6.5mg=195mg,195mg就是30kg体重的儿童24小时内羟氯喹的剂量上限[12]声明:本文非医疗建议,任何提及剂量的目的仅出于提供信息的目的,而非医学用途。

如何预防

Vladimir Zelenko医生提供的非处方药方案

  • 槲皮素500mg一天一两次(OTC)
  • 每天一次(OTC)锌25mg(元素)

服用前询问医生

Snip20200805 1.png

参考预防方案[13]

  • 15岁以下尚处于发育的人群因ACE2受体少,羟氯喹的预防效果不明显,建议雾化使用。
  • 成人用于预防:建议首周 400 mg一次,之后小于200 mg/次/周
  • 锌可从食物中摄取,补充因人而异(饮食习惯),锌的缺乏症患者需要适量补锌。

声明:本文非医疗建议,任何提及剂量的目的仅出于提供信息的目的,而非医学用途。

印度卫生部建议[14]

1,无症状医护人员(参与护理疑似或确诊病例)

硫酸羟氯喹:

  • 首日:400mg,分两次服用;
  • 在接下来的7周:每周400mg,和饭一起服用(to be taken with meals)

2,无症状家庭接触者(接触过确诊病例)
硫酸羟氯喹:

  • 首日:400mg,分两次服用;
  • 在接下来的3周:每周400mg,和饭一起服用(to be taken with meals)

声明:本文非医疗建议,任何提及剂量的目的仅出于提供信息的目的,而非医学用途。

羟氯喹预防疟疾的安全用药量

从疟疾的预防方案里[15],我们可以大致推断出羟氯喹的安全用药量:

对于口服剂型(片剂):

为了预防疟疾:

  • 成人—标准剂量:每周服用两次,一次400毫克,在每周的同一天服用,持续两周。到发生疟疾的地区旅行前,持续2周,离开该地区后持续4周。
  • 基于体重的剂量:剂量基于体重,必须由医生决定。首先,从旅行到发生疟疾的地区开始的前两周开始,在一周的同一天每周一次,每公斤体重6.5毫克(不超过400毫克),离开该地区后持续4周。
  • 儿童-剂量基于体重,必须由医生决定。首先,从旅行到发生疟疾的地区开始的前两周开始,在一周的同一天每周一次,每公斤体重6.5毫克(不超过400毫克),离开该地区后持续4周。

战友服用羟氯喹预防病毒的反馈

  1. 轻度腹泻、轻度食欲减退。(建议饭后服用或与食物一起服用)
  2. 皮肤过敏反应。会有几天的皮肤过敏反应。
  3. 低血糖反应。建议饭后服用,否则容易引起低血糖反应,如果有低血糖的症状,服用时应采取一定措施。有糖尿病的战友建议使用前咨询医生。高血糖的人要降血糖,再服用。
  4. 具体不良反应请参见说明书。
  5. 与这些反应与得了中共病毒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

总结

从搜集到的治疗和预防方案中,我们大致可以判断:

  • 确诊病例的治疗的方案需要硫酸羟氯喹+阿奇霉素+锌。确诊之后,按天服用,连续5天,每天羟氯喹的用药量不能超过400mg。
  • 预防的方案中只需要羟氯喹+锌即可,不需要阿奇霉素。预防的时候按周服用,每周羟氯喹的服用不超过400mg。第一周服用400mg,在同一天中,分两次服用。之后在每周的同一天分服用200mg或400mg:如果接触中共病毒的概率较高的话,可以每周400mg的剂量,在同一天中,分两次服用,如果接触的风险较小的话,从第二周开始可以在每周的同一天服用200mg。并适量补充锌。
  • 如果买不到氯喹可以参考上述非处方药的预防方式;
  • 儿童要根据体重服用,并遵循医嘱。
  • 15岁以下儿童采用雾化服用。

声明:本文非医疗建议,任何提及剂量的目的仅出于提供信息的目的,而非医学用途。

羟氯喹在美国没有形成处方药物的罪魁祸首

自从Trump总统亲自为羟氯喹站台,羟氯喹的疗效和安全性就开始不断被政治化、被妖魔化,纵观背后罪魁祸首实为美国巨大的医药集团产业链,为了从研发经费、新疫苗、新药获得新的经济增长点,这些医药巨头在政治、经济、医药、医学等诸多领域超限战施加影响,阻挠廉价、安全、有效的羟氯喹成为新冠病毒肺炎预防及治疗药物。
这其中的罪魁祸首就是美国最大的医药集团。[16]

禁止羟氯喹和不禁止羟氯喹国家的对比

许多海外国家政府,包括伪中共国,印度,韩国,哥斯达黎加,阿联酋和土耳其,都成功的推荐了硫酸羟氯喹在早期治疗CCP病毒里的超强效力,和具有预防CCP病毒的功效。有多篇研究证明了硫酸羟氯喹在早期治疗CCP病毒的功效。 从五月的第三个星期统计结果表明,在不同国家使用硫酸羟氯喹对早期CCP病毒治疗和作为预防性药物使用,美国本土死亡人数和其他国家死亡人数有着天壤之别[17]

Snip20200811 14.png

谁在服用羟氯喹预防

萨尔瓦多总统Bukele Nayib,川普总统[18],郭文贵。

我们能做什么

  1. 白宫签名[19],促使羟氯喹成为非处方药物。如果美国成为一个突破口的话,其他国家可能会相继跟进。所以投票也是为我们自己。
  2. 自己准备好三种药物。
  3. 服用羟氯喹+锌预防(尽量遵循医生的指导)。
  4. 宣传CCP病毒真相,告诉更多人羟氯喹不是特效药,但是有效能救命。

如何在美国合法购买

参考爆料百科Gwiki词条:合法购买羟氯喹

鸣谢

本文的写作离不开以下个人和平台的帮助与指点:澳蓝领(文蓝)【特别感谢】、四月天、大是大非不糊涂、人间四月、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gnews.org、gsearch.media、gwins.org、s.vog.media

附件:【翻译】美国医生和主刀医生联合会(AAPS)对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诉讼书

译者:澳蓝领(文蓝)

在6月2号,美国医生和主刀医生联合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hysicians & Surgeons. “AAPS”)在密西根州西区地方法院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FDA”)提起法律诉讼,一共3项指控。

  • 违反平等保护
  • 违反行政宪法
  • 违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AAPS 向法院提出要求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 Human Services, HHS)属下的FDA和高级生物医学研究和开发局的主要负责人 (Biomedical Advanced Research & Development Authority,BARDA) 做出以下10项解释申明,并且要求进行禁令救济。

  1. AAPS代表他们所有注册的医生和他们的病人们,要求立刻终止FDA在联邦政府主张下,并且在有政府捐赠了巨大数量的硫酸羟氯喹的情况下,没有理由的干扰医生及时对病人使用硫酸羟氯喹(来抑制CCP病毒)。AAPS要救FDA解释申明针对在3月28号发表的允许紧急使用条例里(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 EUA),规定政府捐赠的硫酸羟氯喹只能给在没有例如临床试验住院病人使用一条的理由!
  2. 通过偏见,不符合法律程序的步骤,上一任FDA执行官员们,违背了美国川普总统的意愿,随意限制使用归属在国家战屡物资(SNS)储备中的硫酸羟氯喹。“只合理给予青少年和成年住院病人使用抑制CCP病毒,因为没有审核过的临床研究或可行的临床研究。”
  3. Rick Bright先生,一个在上一任奥巴马总统的官员,公开大肆批评美国现任川普总统从国家战屡物资储备中放开使用硫酸羟氯喹。Rick扭曲了FDA部门和FDA执行工作,来随意和没有理由的限制病人广泛使用被联邦政府所捐赠的硫酸羟氯喹。
  4. 硫酸羟氯喹是由美国FDA认证了65年的安全药品,而且在所有药房都有库存。硫酸羟氯喹比其他非处方类药物,譬如抗抑郁症药(St John’s Wort),安眠药(diphenhydramine),哮喘药(ephedrine),各种止疼药(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还有阿司匹林都要更安全。而且硫酸羟氯喹没有药物依赖性。
  5. 美国现任川普总统一直重复称赞硫酸羟氯喹的作用。在2020年5月18号,川普总统以个人意愿和他身边的医生意见和开的有效处方,川普总统本人服用了一个疗程的硫酸羟氯喹来预防CCP病毒,这和许多其他国家领导人做的都一样。
  6. 被告方们在随意,不合理和没有理由的干扰硫酸羟氯喹使用,来影响防止川普总统在选举过程中得宜。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成千上万的代表参加全国整治大会,来一起选出合适的总统侯选人来代表美国民众的意愿。被告方持续的,无理由的阻挠一个安全有效的预防CCP病毒的药物,侵犯了民众的参与全国整治大会的权利,因为这个会议是自1832年总统选举的一个重要环节。
  7. AAPS所做出的努力想说服FDA解除没有理由的限制药物使用与出院病人和不符合临床试验病人的尝试都失败了。联合签名活动里FDA领导人涉及到利益冲突,所以也是白费功夫
  8. FDA在随意,不合理和没有理由的通过EUA条款,限制了在一家老人院使用硫酸羟氯喹作为预防性药物,即便是在为非住院病人的最佳考虑下。硫酸羟氯喹和其许多药物一样,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失去药效,特别是在气候温暖的时节,当前夏季已经来临。到那时候国家战屡储备物资中的所有药物都会被丢弃,如果现在FDA还不立即解除限制使用条款。
  9. 如果FDA不即可解除随意的,不合理的和没有理由的限制使用硫酸羟氯喹的条款,和发放国家战屡主备物资中硫酸羟氯喹,这将给AAPS成员和他们的病人带来不可挽回,即使效应的伤害

被告人是:

  1. FDA和 BARDA两个下属于FDA的机构。
  2. Stephen M. Hahn FDA的专员,他是FDA所有下属官员的领导人。
  3. Gary L Disbrow BARDA的 代任主管经理,他是BARDA所有下属官员的领导人。
  4. Alex Azar 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秘书长,他是HHS里面下属官员领导人。

有关于所有指控罪行:

  1. CCP病毒在美国本土,短短几个月内夺走了超过10万人的生命。差不多有一半的死者都是来自老人院的住院老人。
  2. FDA颁布的硫酸羟氯喹限制款项(EUA)里,限制里硫酸羟氯喹对CCP病毒患者的使用。CCP病毒感染人群里,老年人的危险系数大大超过年轻人。EUA拒绝了给住老人院的人群使用药物来抑制CCP病毒,从而对住在老人院里的老人群体构成年龄歧视行为。
  3. 到2020年5月底,各家制药公司捐赠了超过一亿五千万的硫酸羟氯喹片剂,这能完全满足一千五百万病人的救治。这也是联邦政府为了抗击CCP病毒所采取的有效措施,来避免CCP病毒的扩散,最终可能引起的大规模社区暴发。
  4. 但是这一亿五千万药剂没有在第一时间发放给大众来解除燃眉之急,在拖延时间和季节变化到来的时候,药剂会失去药效。
  5. 许多海外国家政府,包括伪中共国,印度,韩国,哥斯达黎加,阿联酋和土耳其,都成功的推荐了硫酸羟氯喹在早期治疗CCP病毒里的超强效力,和具有预防CCP病毒的功效。有多篇研究证明了硫酸羟氯喹在早期治疗CCP病毒的功效。
  6. 在来自印度的最新的硫酸羟氯喹研究报告里结论:这篇论文得出硫酸羟氯喹的具有预防功效是转折性的结论。印度推荐使用400毫克一次一周,连续七周的疗程,能来有效的预防CCP病毒。
  7. 在媒体炒作下,提出硫酸羟氯喹所具有的危险性的研究报告,要么没有得到业界同行的评估,要么没有原始数据支持。媒体炒作的前瞻性研究包里得出结论,病人在服用完硫酸羟氯喹后出,现比没有服用硫酸羟氯喹的病人的副作用多。但是这篇报告,没有将服用药物的病人,和没有服用病人的进行分组比对。这种比较是不符合科学论证手法,得出的结论没有真实有力的科学依据。
  8. 从五月的第三个星期统计结果表明,在不同国家使用硫酸羟氯喹对早期CCP病毒治疗和作为预防性药物使用,美国本土死亡人数和其他国家死亡人数有着天壤之别。
  9. 2020年五月23号,在美国纽约时报有专家们(Richard Malley & Marc Lipsitch)的评论,评论文中提到,“在病毒发生和早期病情采取措施是对付任何病毒最有效的措施。为什么我们没有对CCP病毒采用同样的手法?…..我们认为预防性和药物疗程对无症状,轻症病人抑制CCP病毒的临床试验的成功性远远大于,把药物用在重症和病危人群里,更何况在病毒长期存在的可能性下,会是更多的人群收益”
  10. 耶鲁大学,传染病与公共卫生部门教授 Risch Harvey,在对所有目前的针对CCP病毒的临床研究报告做出了业界评估论文。他也呼吁要使用硫酸羟氯喹于轻症患者,从而减少住院人数。
  11. 2020年五月29号BBC电台报道了,土耳其在使用硫酸羟氯喹来有效降低CCP病毒的致死率。土耳其首席医生Yiyit Nurettin 说“…关键就在于早期使用硫酸羟氯喹,其他国家使用的时机都太晚了。尤其是美国!他们对硫酸羟氯喹没有任何质疑,他们通过临床结果相信药物的有效性。”
  12. 美国国家广播电台最近采访一位来自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部的流行病学家和风湿病学家 Dr. Jon Giles,她声称硫酸羟氯喹是安全的“这个药是一个十分,十分安全的药,它已经被使用了75年。我给病人开硫酸羟氯喹的时候,从来不另外添加心电图和血常规的连续性监察。”
  13. 有超过25篇,从1982年以来针对硫酸羟氯喹能安全使用,发表的业界评估论文。其中这些文章被收纳在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管理的文献库里(PubMed)。
  14. 美国疾病疫情与预防中心CDC是HHS的一个下属部门,DCD明确指出使用硫酸羟氯喹是安全的。CDC在自己网站上公布:可以多长安全使用硫酸羟氯喹?
  15. CDC表示是用硫酸羟氯喹来预防疟疾上没有任何限制。当大剂量长年使用硫酸羟氯喹时,一直用罕见的眼部疾病叫视网膜病变。病人如果服用超过5年以上,需要经常做眼睛的检查。
  16. 萨尔瓦多总统Bukele Nayib,宣布他自己使用硫酸羟氯喹来预防CCP病毒,几乎其他世界各国首脑都在服用硫酸羟氯喹来预防CCP病毒。他说“我用了,川普总统也用了,大多数世界首脑都在使用。“
  17. 2020年5月31号,美国和巴西联合申明进行医疗互助,并且公布在白宫的网站上,具体如下:
    • 美国和巴西人名团结在一起,对抗CCP病毒带来的疫情。今天,我们在这里表示团结一致,我们宣布美国政府会发送两百万硫酸羟氯喹药剂用于巴西人民。….
    • 硫酸羟氯喹将作为预防性药物,帮助巴西的护士,医生,医疗人员抵抗CCP病毒。硫酸羟氯喹也可以作为治疗药物,给巴西已被传染的病人使用。
  18. 这条信息被川普总统政府下的机构所无视!
  19. 博士Bright Rick,在上一届奥巴马总统时期,被任选为BARDA是主管经理。他 公开肆意批评川普总统。
  20. Bright强烈倾向使用CCP病毒疫苗,即使根本没有这种疫苗,并且在一些专家对在短时间年制造出有效安全的CCP病毒疫苗表示质疑时,他仍然坚持自己疫苗#的观点。
  21. Bright在相应的时间里,坚决反对让医生广泛使用硫酸羟氯喹来治疗CCP病毒患者。
  22. 根据Bright对川普政府发出的吹哨反对提案中,FDA部门中对药物评估和研究的主管Janet Woodcock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并促成了现在的EUA
  23. Woodcock同时就职在一家私营的疫苗开发公司,对CCP病毒疫苗进行设计和开发,她经常与华尔街的分析师交流,并且透露出她对疫苗开发的担忧。在选择硫酸羟氯喹作为预防性药物来代替CCP病毒疫苗时,Woodcock没有对她自己的选择在FDA颁布限制硫酸羟氯喹使用款项的决定进行撤换。
  24. 有一组人呼吁Woodcock在她兼顾的几个身份里,有着巨大的利益冲突。她撤出了审视疫苗发展小组,却没有从有着对限制硫酸羟氯喹的决定权的小组撤出。
  25. Bright和他的部门,极力反对川普总统以及他的政府所支持的硫酸羟氯喹的治疗建议,却极力推广瑞德西韦和Woodcock的CCP病毒疫苗。
  26. 确切来说,Bright倾向于昂贵的,从Gilead Science生产的抗病毒药。Bright早就做出了倾向于Gilead公司的决定,并没有仔细推敲过本来应该改变他想法的理由。
  27. Gilead在瑞德西韦的产量上相当低,在当时的时间点,只有几千个药剂,而且生产会拖延的很长。Bright一直重复向Dr. Kadlec 和 其他HHS的官员提示,并强烈要求立刻购买现有的药剂,并且保证购买未来跟多药物的相应手续。(感觉是购买合同)他一再强调HHS与Gilead公司合作,通过本土生产瑞德西韦来确保美国的供应链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28. 在2020年3月28号,就在Bright被川普总统免除他与硫酸羟氯喹相关的职务前,在FDA颁布了限制硫酸羟氯喹使用的款项。

EAU的解释

  1. Denise M. Hinton,他是首席科学,食品和药品监管员。他以信函的形式,办法了EUA。
  2. 这些限制款项,阻碍并否决了病人使用具有预防CCP病毒特效的硫酸羟氯喹物的权利。否决了不住院患者包括老人院里的高危人群使用要去的权力。而且限制,甚至否决住院病人必须在临床试验中,或者无法参加任何临床试验时,使用硫酸羟氯喹。
  3. 被告人申明在CCP病毒当时产生的疫情下EUA符合一下法律条款,硫酸羟氯喹是或者可能是有效治疗CCP病毒药物,目前没有合适,批准和其他有效治疗药物。

EUA和被告人都没有以硫酸羟氯喹数量稀少来起草限制条款。他们也没有提到多家厂商能快速简单的大批量生产,在作家战略储备物资中充沛的库存,和相对短的药品存储有效期会在夏天到来时结束。

  1. EUA相关联的纠纷点在于EUA是否再授权使用药物上存在缺陷。EUA能授权使用药物人群只限于的患有CCP病毒的住院病人,根据法律是需要的,款项尊重不住院病人,以及不能参加临床试验的病人。药物只用仅限于FDA研究并且通过的疾病范围内,里面并没有包括对CCP病毒的治疗。FDA鼓励设计和招募盲选对比小组的临床试验,从而获得用硫酸羟氯喹治疗CCP病毒的有科学论证的结论。
  2. 被告人质疑硫酸羟氯喹的安全性是一个伪命题,因为药物安全是针对病人,而不是疾病本身。硫酸羟氯喹在FDA批准认证期间被安全使用了65年。
  3. EUA以用药品治疗另一种新的疾病可能产生的不安全因素为由,误导了大众,产生疑惑。
  4. EUA有再一次利用需要更多,更长时间追踪的调查报告来证明使用硫酸羟氯喹治疗新一种疾病是安全的理由,误导大众。
  5. 事实上,所谓把药用于另一种疾病上的“安全性”在之前FDA批准过的所有药物中根本没有做过任何领创报告。这根本不能成为拖延硫酸羟氯喹在FDA批准的情况下要求另外研究报告的理由。
  6. FFDCA作为联邦政府的一个机构,关于患有CCP病毒但没有住院的病人,美国议会没有想让被告人组织医生专业人员对病情做出,使用非药剂署名的使用治疗方式的专业判断。
  7. 关于给没有被CCP病毒感染的人使用硫酸羟氯喹和有意利用药物预防效果的做法,EUA声称对使用药物治疗患有CCP病毒安人群的全性提出质疑,从而阻止了在未感染人群的使用。
  8. 被告利用EUA,并且在没有权利限制专业人员使用药物的权利,要求病人必须参加临床试验来推让限制用药的责任。准确的说,在随机比对组的临床试验中,一半的住院患者会服用糖药丸来作为对比。
  9. EUA对非住院病人的歧视,养老院人群的歧视,在养老院给人看病医生的歧视,开私人诊所的医生和去私人医生看病的病人歧视。
  10. EUA再要求参加临床试验里,对服用糖药丸的比对实验组的病人歧视。
  11. 被告造成了数以百万受到CCP病毒威胁的人,失去本来不应该失去的生命,从而造成了对AAPS会员和他们病人的伤害。
  12. 有许多篇临床试验报告中指出,硫酸羟氯喹在早期治疗CCP病毒非常有效,远远超过了瑞德西韦或者其他抗病毒药物,这是完全不负责任,不合理,没有理由干扰在早期对CCP病毒的治疗。
  13. 这里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任何限制使用硫酸羟氯喹,跟何况有一亿五千万的药剂,和有多家制药厂能够快速大批量生产此药。
  14. 因为FDA不负责任,不合理,没有理由的阻止使用硫酸羟氯喹作为预防性药物,即便在川普总统和其他各国首脑使用来预防CCP病毒的情况下,让在老人院里的人群失去治疗的机会,造成了因为CCP病毒死亡的一半人数。
  15. 在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版发过任何紧急使用规定,被告不尊重硫酸羟氯喹,规定限制了一个有着长年安全的药物。
  16. 依惯例,下属各州政府官员相信和依赖于FDA的不合理的规定,这也是联邦医疗会(Federation偶发State Medical Boards, FSMB)所要求的。FSMB是拥有管理所有医疗人士执照的权利,FSMB依赖于EUA来进行管理。

指控罪行

1,违反平等的保护
EUA因为限制使用硫酸羟氯喹,侵犯了美国先法例规定的,所有人享有平等的保护。EUA在没有理由和偏见下,对不同人群的歧视,把公民分成否为住院病人,是否生病,是否参加临床试验的类别。
EUA带有没有理由的偏见的认为有不安全性,对想使用硫酸羟氯喹的病人和想给健康人使用作为预防的医生采取了干扰。
被告缺乏权限去限制随机对比组临床试验,有可能剥夺了特定的病人群体使用硫酸羟氯喹的使用。
被告缺乏权限去更改具有行医执照的医生对非住院病人开标示外使用, FDA批准的药物。
EUA不合法的歧视了老年群体。

2,违反行政程序法
在此起诉EUA不负责任的,不符合法律,并且超越法律所赋予的权限的动作。
3,违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AAPS所有成员享有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体现在能在疫情爆发时使用具有预防性的药物,如果不这样,他们就不能或者按照规定不能大型聚集。
被告侵犯了AAPS所具有的的权力,阻止了我们成员安全使用了65年的硫酸羟氯喹。
被告的一系列举动,让AAPS已经取消了一个预先安排好的医疗会议,并且威胁到每年都举行的医疗会议,这涉及到全美国所有的成员。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