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分析判断 RmYN02蝙蝠冠状病毒序列是伪造

From 爆料百科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关联组

所有指向SARS-CoV-2自然来源的病毒的发现均为有目的性的伪造且出自同一批人

条件组

详情

本词条是基于闫博士报告的再编辑

揭示新型蝙蝠冠状病毒RmYN02为伪造病毒的证据

RmYN02发表过程中的疑点

虽然对这个伪造的穿山甲病毒的发表似乎满足了科学界对SARS-CoV-2这个所谓的人畜共患病毒的中间宿主及其RBD进化起源的探索,但是SARS-CoV-2是如何通过自然进化,在S1/2交界处获得furin酶切位点(-PRRAR/VS-)仍然让人怀疑和无法解释。很明显,虽然在某些其他系列的冠状病毒的S1/2交界处曾发现过furin酶切位点,但B属β冠状病毒显然缺乏在这个位置自然形成这种基团的能力[1]


在6月初,又有一种新的蝙蝠冠状病毒RmYN02被发现了[2],它与SARS-CoV-2有93.3%的序列同义性,它似乎是第二种最接近SARS-CoV-2的蝙蝠冠状病毒(最接近SARS-CoV-2的蝙蝠冠状病毒据称是RaTG13)。这一发现为快速增长中的类SARS-CoV-2冠状病毒亚系又增加了一个成员(图9),而在本次大流行之前,这个亚系一直是完全空缺的,根本不存在的。此外,很重要的是, RmYN02在S1/S2连接处有一个独特的序列-PAA-, 这与SARS-CoV-2刺突蛋白中的同一位置中插入的-PRRA-序列有些许类似。尽管RmYN02中的-PAA-与SARS-CoV-2插入的-PRRA-只是部分相似,而且如果正确地对齐,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实际的插入[3],但报告RmYN02的作者还是声称,由于RmYN02中的-PAA-序列是自然发生的,这证明了-PAA-序列很可能也是通过自然进化产生并被“插入”到SARS-CoV-2中的同一位置里的[4]


SARS-CoV-2 和 sarbecoronavirus 亚属代表性病毒的系统发育分析.png

图9. SARS-CoV-2和sarbecoronavirus亚属代表性病毒的系统发育分析。

图重绘自Zhou et al[5]。彩色病毒都是在COVID-19爆发后发现的。


很显然这个迷局里的最后一环是Furin酶切位点是来自自然界的说法,然而使用一种粗劣的(基因序列)比对去强行辩解上述根本不成逻辑的说法,着实令人生疑。另外,既然用以支持该论文核心结论的RmYN02刺突蛋白序列有如此重大的意义,且作者在论文中声明刺突蛋白的原始测序片段是存在的,但在该论文中却无法找到有关刺突蛋白的原始测序片段[6]。这其实只是RaTG13病毒及穿山甲冠状病毒论文模式的重演,即:先发表基因序列、而直到数月之后都不能提供原始基因序列片段。


RmYN02造假的动机

鉴于中共控制的实验室一直在周而复始地捏造冠状病毒信息,以试图去填补这一迷局里缺失的部分,故上述质疑也打开了RmYN02病毒可能是被制造出来的可能性。仅从以下事实判断,即:SARS-CoV-2病毒的序列一致性(93.3%)低于RaTG13 与SARS-CoV-2之间的序列一致性(96.2%),我们就曾怀疑,是通过改造RaTG13序列而对RmYN02加以了改造。上述方法可以非常容易地确保RmYN02 与SARS-CoV-2之间的进化距离要大大超过RaTG13 与SARS-CoV-2之间的进化距离。这亦能确保RmYN02 与RaTG13在进化方面看起来是很接近的,从而契合他们指证RmYN02 与RaTG13病毒对来自不同类群的蝙蝠造成感染的说法。


RmYN02违背自然规律的遗传证据

SARS-CoV-2 and RaTG13,ZC45 and ZXC21 synonymous and non-synonymous.png

图4


SARS-CoV-2相关的穿山甲病毒刺突蛋白中的同义和非同义突变的异常分布.png

图8


因此,我们就RmYN02 及RaTG13的刺突蛋白基因进行了数量及分布上的同义及非同义突变对比。然后,这两种病毒序列之间的S1部分存在的重大差异,使其S1序列密码子根本无法比对。因此,只能对S2部分进行分析(图10)。对于S2部分的前200个密码子,这两种病毒的同义及非同义突变均显示稳定且可逐步累积。但,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对于最后的378个密码子,非同义突变曲线变平、而两条协同生长的曲线竟然消失了。这一部分(最后的378个密码子部分)的同义/非同义(突变)对比的比例是57:1,这在如此大的距离之内(378个密码子,1,344个核苷酸)与可自然观察到的现象严重不一致(图4A左及图8B)[7]


RmYN02 及 RaTG13 之 S2 部分的同义及非同义突变对比之分析.png

图10.RmYN02 及RaTG13之S2部分的同义及非同义突变对比之分析。

观察到非同义突变(红色)曲线轨迹的突然变化及其随后趋于水平。


根据逻辑分析,RaTG13 和RmYN02之间至少有一个肯定是人造的。而在这里,我们可以肯定两种都是人工制造的。因此,就以下事实,即:RmYN02的S2部分的最后378个密码子与RaTG13的S2部分的最后378个密码子,除其中一个以外,完全吻合,就可以证明RmYN02序列也是人工编造的。以上也证明了我们之前的怀疑,即:RaTG13序列应该是用来制造RmYN02序列的模板。RaTG13是今年1月末被发表的[8],而RmYN02是今年6月初发表的(论文文稿是在4月提交的)[9]。这其中间隔的时间足以伪造基因序列。


当他们引入核苷酸的变化以制造两种病毒之间的显著差异的同时,专家(们)可能已在这一刺突蛋白部分过度限制了其氨基酸的变化。所以(又一次),非同义曲线轨迹的突然变化及其在以后的序列中过度水平化可能反映了他们过高估计了S2部分的净化选择压力。我们在三个分析(图4A右、图8A及图10)中均观察到这种异常模式的事实,是对本报告第2.5条项下观点的重申,即:所有序列的人工编造均有可能是出于同一个人或同一个工作组。

  1. Hoffmann, M., Kleine-Weber, H. & Pohlmann, S. A Multibasic Cleavage Site in the Spike Protein of SARS-CoV-2 Is Essential for Infection of Human Lung Cells. Mol Cell 78, 779-784 e5 (2020).
  2. Zhou, H. et al. A Novel Bat Coronavirus Closely Related to SARS-CoV-2 Contains Natural Insertions at the S1/S2 Cleavage Site of the Spike Protein. Curr Biol 30, 2196-2203 e3 (2020).
  3. Segreto, R. & Deigin, Y. Is considering a genetic-manipulation origin for SARS-CoV-2 a conspiracy theory that must be censored? Preprint (Researchgate) DOI: 10.13140/RG.2.2.31358.13129/1 (2020).
  4. Zhou, H. et al. A Novel Bat Coronavirus Closely Related to SARS-CoV-2 Contains Natural Insertions at the S1/S2 Cleavage Site of the Spike Protein. Curr Biol 30, 2196-2203 e3 (2020).
  5. Zhou, H. et al. A Novel Bat Coronavirus Closely Related to SARS-CoV-2 Contains Natural Insertions at the S1/S2 Cleavage Site of the Spike Protein. Curr Biol 30, 2196-2203 e3 (2020).
  6. Zhou, H. et al. A Novel Bat Coronavirus Closely Related to SARS-CoV-2 Contains Natural Insertions at the S1/S2 Cleavage Site of the Spike Protein. Curr Biol 30, 2196-2203 e3 (2020).
  7. Shijulal Nelson-Sathi, P.U., E Sreekumar, R Radhakrishnan Nair, Iype Joseph, Sai Ravi Chandra Nori,Jamiema Sara Philip, Roshny Prasad, KV Navyasree, Shikha Ramesh, Heera Pillai, Sanu Ghosh, TR Santosh Kumar, M. Radhakrishna Pillai. Structural and Functional Implications of Non-synonymous Mutations in the Spike protein of 2,954 SARS-CoV-2 Genomes. bioRxiv, https://doi.org/10.1101/2020.05.02.071811 (2020).
  8. Zhou, P. et al. 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 Nature 579, 270–273 (2020).
  9. Zhou, H. et al. A Novel Bat Coronavirus Closely Related to SARS-CoV-2 Contains Natural Insertions at the S1/S2 Cleavage Site of the Spike Protein. Curr Biol 30, 2196-2203 e3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