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分析判断RaTG13蝙蝠冠状病毒是伪造的

From 爆料百科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关联组

所有指向SARS-CoV-2自然来源的病毒的发现均为有目的性的伪造且出自同一批人

条件组

RaTG13的发表过程中的疑点

RaTG13违背自然规律的遗传证据

RaTG13的RBD无法结合蝙蝠的ACE2

RaTG13的墨江矿工传染途径假说MMP存在的致命错误

详情

本词条是基于闫博士报告的再编辑

证明RaTG13病毒是有欺诈性,在自然界不存在的证据

2020年2月3日,石正丽博士及其同事在《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 "与可能是蝙蝠起源的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的肺炎暴发"(1月20日提交的手稿)[1]的文章,这是最早确定SARS-CoV-2是导致现在广为人知的COVID-19疾病的病原体之一。本文还报道了一种名为RaTG13[2]的新型蝙蝠冠状病毒,其基因组序列与SARS-CoV2的基因组序列96.2%相同。RaTG13与SARS-CoV-2之间的进化关系密切,这在序列上的高度同一性表明,SARS-CoV-2有一个自然起源的结论。这些惊人的发现因此使这篇文章成为目前冠状病毒研究领域中被引用最多的出版物之一。有趣的是,张永振博士(Dr.Yong-Zhen Zhang)及其同事在同一期《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也发现SARS-CoV-2是造成COVID-19的重要病原体,但被引用的次数要少得多[3]。后一篇文章没有提到RaTG132。相反,张永振及其同事表明,从进化上看,SARS-CoV-2与ZC45和ZXC21这两种蝙蝠冠状病毒最为接近,这两种冠状病毒都是由中共政府控制的军事研究实验室发现并鉴定的[4]。本文发表后,张博士的实验室立即被中共政府关闭,没有给出任何解释[5]


自RaTG13病毒发表以来[6],RaTG13病毒已成为SARS-CoV-2必然是自然来源的理论的基础证据[7]。然而,没有活体病毒或RaTG13的完整基因组被分离或恢复。因此,自然界中存在RaTG13的唯一证据是其在基因库(GenBank)上公布的基因组序列



结合RaTG13在发表过程中的各种疑点,还有从基因组中反映出来的违背自然规律的遗传证据,以及RaTG13的RBD无法结合蝙蝠ACE2的情况,还有墨江矿工传染途径假说中的各种致命漏洞综合来看,RaTG13应该是伪造出来的不存在于自然界的病毒。

结论与伪造过程的假设

总之,本文和最近文献所提供的证据证明,RaTG13在自然界中不存在,其序列是伪造的。


如果RaBtCov/4991病毒等同于RaTG13,那么RaBtCoV/4991也一定是假的。


显然,在伪造序列的实际过程中,RaTG13完全继承了已发表的、RaBtCoV/4991的短RdRp片段的序列。这样一来,他们可以声称RaTG13是RaBtCoV/4991,根据记录,后者是在2013年[8]被发现的。如果RaTG13被描述为是在新冠病毒爆发时被发现的,那么这将引发更大的怀疑,因为追踪人畜共患病毒的进化起源是困难的,这通常需要数年或数十年。正如我们之前的报告[9]第2.1节所述,伪造RaTG13与实验室制造SARS-CoV-2应该是协调计划和执行的。


而这种方法也是安全的,因为除了长度为440 bp(碱基对)的RdRp片段外,RaBtCoV/4991剩下的基因组的信息都尚未公布。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第1.2节中详述的原因,他们仍然倾向于掩盖RaTG13的历史。然而,他们肯定预料到了,违反论文发表的规范会引发疑问或被要求做出澄清,但是,发生这种情况的次数相对有限且易于管理。RaBtCoV/4991则将在面对此类疑问或请求时,为他们提供额外的安全保障。


在继承自RaBtCoV/4991的长达440 bp(碱基对)的RdRp序列的基础上,RaTG13其余的基因组可能是通过对SARS-CoV-2的序列稍加编辑而伪造的。一旦完成了基因组序列,就可以根据所伪造和编辑的序列分别单独合成DNA片段,然后将其用作聚合酶连锁反应(PCR)的模板。然后将扩增后的DNA与某些原材料混合,以使样本看上去是自然的(模仿实际逆转录聚合酶连锁反应RT-PCR中存在的现象,该过程是通过使用从粪便拭子中提取的RNA作为模板而进行的)。随后,该样品将被送去测序。然后可以将所得的原始测序读数与伪造的基因组序列一同上传至GenBank,以创立RaTG13基因组的条目。

  1. Zhou, P. et al. 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 Nature 579, 270–273 (2020).
  2. Wu, F. et al. A new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human respiratory disease in China. Nature 579, 265-269 (2020).
  3. Wu, F. et al. A new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human respiratory disease in China. Nature 579, 265-269 (2020).
  4. Hu, D. et al. 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and infectivity of a novel SARS-like coronavirus in Chinese bats. Emerg Microbes Infect 7, 154 (2018).
  5. Lab That First Shared Novel Coronavirus Genome Still Shut Down by Chinese Government. Global Biodefense, https://globalbiodefense.com/headlines/chinese-lab-that-first-shared-novel-coronavirusgenome-shut-down/ (2020).
  6. Zhou, P. et al. 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 Nature 579, 270–273 (2020).
  7. Andersen, K.G., Rambaut, A., Lipkin, W.I., Holmes, E.C. & Garry, R.F. 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 Nat Med 26, 450-452 (2020).
  8. Ge, X.Y. et al. Coexistence of multiple coronaviruses in several bat colonies in an abandoned mineshaft. Virol Sin 31, 31-40 (2016).
  9. Yan, L.-M., Kang, S., Guan, J. & Hu, S. Unusual Features of the SARS-CoV-2 Genome Suggesting Sophisticated Laboratory Modification Rather Than Natural Evolution and Delineation of Its Probable Synthetic Route. Zenodo.org (preprint), http://doi.org/10.5281/zenodo.4028830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