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

From 爆料百科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中共病毒,又被称为:CCP病毒、新冠病毒、武汉肺炎、武汉瘟疫。医学名为新冠病毒(英文名:Novel Coronavirus Covid-19 or CCP Virus)。这是由中共在其军用实验室人工制造出来非自然产生的病毒。 这是一种危害极大的生物武器,用以残害和胁迫中国人民以及世界人民,从而达到其统治世界的目的[1]

中共病毒特征

该病毒具有极强的传染性,传播途径有呼吸道飞沫传播、密切接触传播以及经空气通过气溶胶传染。同时该病毒还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强、变异性强、致死率高、传染途径多样、难以治愈的特性,潜伏周期最长可达4周之久,潜伏期间亦可传染。多数临床症状表现为发热、干咳、丧失嗅觉和味觉、全身乏力等。该病情发展极快,患者通常数天后出现全身剧痛,呼吸衰竭导致死亡,该病毒致死率高达5%-20%。


中共病毒后果

自2019年末CCP投放该病毒,至今已造成世界范围内数百万人感染、数十万人死亡。 由于这种病毒存在隐蔽性强,传染性强,变异性强,致死率高,传染途径多样,难以治愈等特点,各国纷纷被迫采取关闭边境,切断人员往来,封锁城市,保持社交距离,关闭公共场所,实行居家隔离,停止一切可能的人员聚集等措施,以延缓疫情在本地的蔓延和传播。全球航运业、旅游业、餐饮业、文化体育产业、娱乐业、传统制造业等绝大多数产业遭受重创,全球经济陷入停滞,经济发展出现严重倒退。截至2020年6月19日美国被感染人数超过220万,死亡人数超过12万,此次疫情导致的美国死亡人数已经远超911和珍珠港两个事件的总和,也使美国经济从2019年的GDP总量21.7万亿美元,增速2.3%,失业率3.5%,纳指突破9000点的历史新高度,一度陷入经济停滞,失业率迅速攀升,纳指几度创下历史新低的境地,致使美国经济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从高峰跌入谷底。
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曾公开表示这种袭击从来没有过,并抱怨说这是根本不应该发生的,应该在源头就被阻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指称有“大量证据”证明冠状病毒是在中国的实验室被培植。

中共病毒来源的探索

爆料革命所属媒体路德社2020年1月19日报道,有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来源于隶属中国军方的湖北武汉P4实验室[2]。有明显人工改造编辑过的痕迹和特征。病毒发现初期,武汉警方以散步病毒谣言为名抓捕了最早提出预警的李文亮等8名医护人员。武汉卫健委一直称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病毒来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中国政府1月23日宣布武汉封城,但没有停止中国飞往世界各地的客运航班,直接导致了疫情随后在全球的蔓延。同日世卫组织声明本次疫情未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2020年2月2日起美国禁止在过去14天内去过中国大陆的外国公民入境。世卫组织干事多次强调:没有理由就国际旅行和贸易采取不必要的干预措施。直至2020年1月30日新冠疫情在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相继爆发,才迫使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宣布:“此次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控制全球80%以上的医疗物资生产线,囤积了大量医疗物资,导致全球个人医疗防护用品供应短缺。特别是一线的医护人员缺乏必要的防护用品,导致了大量医护人员被感染。防疫过程中中国政府对外封锁消息,信息不对等,不透明,为此招致美国、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的批评,要求上传病毒序列号,允许美国疾控专家深入病毒原发地武汉,协助找出病毒源头,协助做好防控工作等均被中国政府拒绝。
科普文章CCP病毒是人工合成的吗提供了对于中共病毒的更多科学方面探讨。

治疗方案

硫酸羟氯喹,英文名:Hydroxychloroquine Sulfate Tablets———该药物临床通常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盘状红斑狼疮及系统性红斑狼疮,以及作为其他免疫性疾病的抗痢疾药物。该药物能够抑制免疫力,避免发生细胞因子风暴,对于SARS的细胞因子风暴同样有效。

爆料革命前沿阵地《路德社》于2020年1月29日率先由墨博士夫妇推荐该药物用于治疗中共病毒(又名:新冠病毒/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英文名:CCP-Virus/SARS-CoV-2)[3]。羟氯喹是由美国FDA认证了65年的安全药品,该传统药物被发现对于中共病毒不但有良好的预防作用,而且亦可作为治疗新冠病毒的一种手段,副作用小,在中共病毒流行期间挽救了不少生命。该药物已经超过了专利保护期,因此价格非常低廉。 由于背后的巨大利益,美国媒体、NIH和FDA却在抹黑羟氯喹的副作用,导致该药物一直没有被正式列入治疗中共病毒的药品清单[4]唐纳德·川普在他自己的推特当中,多次推广硫酸羟氯喹作为中共病毒的预防和治疗药物。[5]美国FDA在Trump总统大力支持下,参考了法国、中国、韩国等国救治经验于3月28日紧急授权批准硫酸羟氯喹用于COVID-19治疗,但是6月15日FDA根据NIH选择性上报的一些临床试验结果撤销了上述紧急授权令,从而导大量COVID-19患者再次陷入困境。

相关链接

武汉肺炎媒体备份:https://github.com/lestweforget/wuhan2019
疫情与舆情:武汉新冠肺炎时间线: https://covid19.forget.eu.org/

世卫组织与中共在病毒初期的行径——闫丽梦博士真相公布

闫丽梦博士,一位中国研究冠狀病毒的病毒学专家,曾在香港大學公共健康学院P3实验室做博士後研究員,该实验室是世卫组织(WHO)重要的参比实验室。她在《自然》、《柳叶刀》等专业期刊发表多篇论文。在2019年12月获悉中国武汉出现新冠病毒后,作为全球最早介入新冠病毒研究的专业人员之一,她按照导师、WHO专家Dr. Leo Poon 的指示,开始在中国大陆医院做秘密调查,获得了当地医院有关受病毒感染病人真实而详细的第一手资料。但是,由于中共政府打压和迫害揭示真相的医生和研究人员,同时WHO也受控于中共而对疫情隐瞒拖延,致使病毒在全球迅速扩散,最后导致全球性大瘟疫。为让病毒真相尽快公之于众,使人类免于灭顶之灾,闫博士不畏“被消失”的生命危险,毅然逃离香港来到美国,她提供的各项证据已由美国政府进行严格核实予以验证。
闫丽梦于7月10日、7月13日两次接受美国 FoxNews(FN) 采访,近日又连续在班农战斗室(WR)进行直播,不断揭露中共编辑病毒,掩盖病毒扩散真相,打压揭示和传播真相人士,以及WHO受中共控制,助纣为虐的事实。中共和WHO从这场灾难一开始,就沆瀣一气,不断隐瞒、造假、撒谎、拖延、甩锅。这场人类有史以来遭受最大的“瘟疫”的真相,通过闫丽梦思路清晰,逻辑缜密,证据充足的叙述逐渐清晰。闫丽梦揭示的每个事件的时间,犹如一把万能钥匙,顶开复杂错落的锁芯,打开重重罪恶之门,最终找到所有真相的来龙去脉。 本文在“哈德逊研究所:中共新冠病毒时间线”(Hudson)基础上,增加了闫丽梦博士近三周在媒体和直播中提供的重要信息,以及WHO时间线的部分内容。着重列举疫情初期2019年12月-2020年1月期间,中共和WHO的所作所为,通过这些事件,试图展示出病毒起源的真相。
由于WHO于2020年6月30更新过时间线,因此其时间线内容与哈德逊研究所的时间线内容有不一致[6]

2019年11月-12月
11月17日:

  • 据《南华早报》报道,一名55岁的湖北居民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这可能是首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

12月1日:

  • 首例冠状病毒病例在武汉一家医院发现 (《柳叶刀》披露)。患者被怀疑是在华南海鲜市场被动物(可能是蝙蝠)感染的,随着研究人员提出其他来源,这一说法现在有争议[7]

12月8日:

  • 武汉医生记录了首例人传人的疑似病例。一名患者感染了该病毒,但他否认曾去过海鲜市场。

12月25日:

  • 武汉医生怀疑疾病从患者传播到医护人员,这是人传人的进一步证据。

12月27日:

  • 一家位于广州的基因组公司对大部分病毒进行了测序,结果显示“警告其与… SARS相似”。该病毒的样本已分发给至少六个其他基因组公司以进行测试。

12月31日:

  • 闫丽梦博士受导师指派,对武汉类似SARS的新型肺炎进行秘密研究;闫博士调查武汉病例已超过40且人传人,报告给导师、WHO。(WR0728)
  • 台湾公共卫生官员警告WHO,该病毒正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但世卫组织从未公开警告。
  • 武汉卫健委称没有人传人的证据;并将疫情通知世卫组织。
  • 中共官方公布27例病例;与冠状病毒相关的术语,包括“武汉未知肺炎”和“未知SARS”,在社交媒体被审查,阻止在线讨论。
  • WHO 6月30日将这一天信息更新为(节选):“WHO驻中国办事处从武汉市卫健委网站上获取(picked up)了中国武汉 ‘病毒性肺炎 ’病例的媒体声明;世卫组织情报平台在ProMED上接收到媒体关于武汉市同一群 "不明原因肺炎 "病例的报道;世界各地一些卫生当局与世卫组织联系,要求提供更多信息。”

2020年1月
1月1日:

  • 闫丽梦博士继续调查武汉肺炎。
  • 武汉市公安局传唤李文亮等八名医生,指控他们传播“谣言”;湖北省卫健委命令一家基因组公司停止“测试来自武汉的样品,并销毁所有现存样品”。该公司在12月对病毒基因序列测序结果表明,该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类似于SARS。
  • WHO 要求中共提供武汉肺炎病例群报告资料;启动管理支助小组,WHO协调机制三个层面(总部、区域、国家)活动和应对公共卫生紧急情况。

1月2日:

  • 闫丽梦博士继续调查武汉肺炎。
  • WHO 驻中共代表致函卫健委,表示将提供支持,并再次要求中共提供该组病例的进一步信息;向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GOARN)合作伙伴通报了武汉肺炎病例群。该网络的合作伙伴包括公共卫生机构、实验室、联合国姐妹机构、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织。

1月3日:

  • 闫丽梦博士被导师要求中止调查武汉肺炎,因为不能让她知道武汉发生的事, 被采访人已经踩到中共“红线”。(WR0730)
  • 中共卫健委责令医疗机构“不要发布与未知疾病有关的任何信息”,并责令实验室“将其必需的任何样本转移到指定的检测机构或销毁它们”。该命令未指定任何测试机构。
  • WHO收到中共提供的武汉 "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 "病例群的信息。1月4日:
  • WHO发推文,中共湖北省武汉市出现了一簇肺炎病例--没有死亡,正在调查原因。

1月5日:

  • 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实验室张永振团队发现了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并向国家卫健委报告。这个信息后来通过官方指定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向WHO 发出[8]
  • WHO 通过《国际卫生条例》信息系统分享了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例详细信息; 发布了第一份疾病爆发新闻报告,报告指出:"WHO 关于公共卫生措施和监测流感和严重急性呼吸道感染的建议仍然适用"
  • WHO 中国區級办公室被“告知病因不明的肺炎病例”六天后,WHO “根据该事件的有效信息,建议不要在中国实施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措施。”

1月6日:

  • 湖北省在武汉举行为期11天年度会议。当地官员因担心惹怒上级而“阻碍”了北京的调查人员。
  •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提议派遣一个小组协助中共当局;但从未获得进入许可。

1月7日:

  • 习近平在中共高层领导人一次非公开会议上命令公职人员控制疫情。面对中国民众的严厉批评,直到2月份,官方媒体才报道会议的存在。
  • 上海张永振团队把发现的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投稿到《自然》杂志[9]

1月9日:

  • 中共当局公开宣布,病毒性肺炎是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病毒是在武汉肺炎患者身上发现的,对该病毒进行了基因测序;当局说,实验室检测排除了SARS-CoV、MERS-CoV、流感、禽流感、腺病毒等常见呼吸道病原体。WHO发布报告说,中共已确定此次疫情是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不容易人传人;中共有能力和资源应对、管理呼吸道疾病的爆发;不建议对旅客采取任何具体措施,建议不要对中国实施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

1月10日:

  • WHO总干事与中共卫健委主任进行交流,并打电话与中共疾控中心主任分享信息;预防和应对流行病的“全球研发协调机制”举行第一次新型冠状病毒电话会议;“传染病战略和技术咨询小组”就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举行了第一次会议。

1月11日:

  • 中共报告了首个因感染病毒而死亡的病例。(Hudson)
  • 上海张永贞团队自1月5日检测出病毒基因序列后,见中共当局没有任何行动, 决定在virologic.org网站上发布基因序列。
  • WHO表示,收到中共提供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

1月12日:

  • 中共公开新冠病毒RaTG13基因序列,上传到NIH基因数据库。(Hudson)
  • 闫丽梦证实,RaTG13被香港大学P3实验室资深病毒研究员、WHO顾问发现是错误的。(WR0729)
  • WHO召开第一次“诊断和实验室全球专家网络”电话会议。

1月13日:

  • 泰国出现中国以外首个输入性病例。

1月14日:

  • 闫丽梦博士证实,中共用第二版更接近SARSCov-2的病毒ZC-45、ZXC-21基因序列替换两天前上传到NIH基因库的RaTG13基因序列。(WR0730)
  • 湖北省官员与中共卫健委负责人举行电话会议,电话会议备忘录增加了人传人的可能性的描述;WHO发表声明,强调中国当局未记录到人传人病例。(Hudson)
  • WHO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中共国的41例确诊病例可能是有限的人传人;发推文,"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存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在风险评估中说,"需要进行更多调查,以确定是否存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1月15日:

  • 中共疾控中心,在内部启动了最高级别的紧急响应措施,这些指示“不允许公开披露”(Hudson)
  • 日本记录了第一例输入性冠状病毒。(Hudson)

1月16日 :

  • 闫丽梦再次被导师指派调查武汉发生的事;她意识到中共病毒是中共解放军病毒实验室人工编辑出来的;中共病毒基因序列就是NIH 基因库已有的中国军方上传的SARSCoV-2;她把真实情况报告给导师和WHO,但都对此毫无反应,于是决定通过“路德社”揭露病毒真相。(WR0730)

1月17日:

  • 闫丽梦证实,中共用第三版最接近SARSCoV-2的病毒基因序列上传到NIH基因库替换了第二版。(WR0729)
  • WHO召开了新冠病毒分析和建模工作组第一次会议。

1月18日:

  • 武汉当局允许近40,000人参加农历新年庆祝活动。(Hudson)

1月19日:

  • 路德社根据闫丽梦提供信息,全球首次爆出中共病毒五大特征:人传人、大爆发、强变异、中共隐瞒疫情、来自中共实验室。
  • WHO西太平洋区域办事处(WHO/WPRO)在推特上表示,根据收到的最新信息和WHO的分析,表明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有限。

1月20日:

  • 中共官媒首次报道,习近平下令官员阻止病毒的传播。在其发表的公开声明中,没有提及人传人;钟南山博士证实这种疾病人传人;中共卫健委调查小组证实广东省的人际传播病例,暗示疫情在各省之间传播。
  • 武汉P4实验室石正丽投稿《自然》杂志发表病毒RaTG13基因序列论文
  • WHO 对武汉进行了首次考察,并与中共卫生官员会面,了解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群的应对情况。

1月21日:

  •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确认了美国第一起输入性病例。
  • WHO 在推特上表示,现在从最新的信息来看,"至少有一些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是非常明确的,而医护人员的感染则加强了这方面的证据。

1月22日:

  • WHO总干事赞扬中共的“合作”,赞扬习近平对疫情的“领导和干预”是“非常有效”的;认为该病毒不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1月23日:

  • 中共宣布对武汉市的第一阶段封锁。从武汉到其他国家的旅行仍然不受到限制。

1月27日:

  • 中共暂停组团出国旅游(个人出国旅游仍不受限制),此时春节出境游高峰已过去三天,旅行者前往世界各国旅游。

1月27日至28日:

  • WHO总干事率队抵达北京,了解中共的应对措施,并提供技术援助。

1月28日:
WHO总干事会见了习近平。他们一致认为,由顶尖科学家组成的国际团队应前往中国,更好地了解中国的情况和应对措施,并交流信息和经验。 1月30日:

  • 一些(中国)省市将农历新年假期延长至少到2月13日,以停止商务和旅行。
  • WHO宣布冠状病毒为全球卫生紧急情况,同时对“中国控制疫情的能力”充满信心;建议不要关闭边境、限制签证和隔离来自受影响地区的健康游客。

综合分析

  • 闫丽梦博士从2019年12月30日-2020年1月3日调查得到中共病毒真实病例和人传人的第一手资料;1月16日再次进行调查,作为WHO参比实验室研究员,将信息报告给WHO;自1月19日起,海外中文媒体“路德社”根据闫丽梦博士提供的信息持续爆料中共病毒真相。反观 WHO,于1月5日提出"监测流感和严重急性呼吸道感染的建议",1月14日、1月19日持续发布:“冠状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可能有限”,1月21日公布:"至少有一些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是非常明确的,而医护人员的感染则加强了这方面的证据。” 这期间WHO始终不提中共病毒有类似SARS的很强传播性,实则帮着中共拖延。
  • 中共病毒基因序列早在去年12月27日在广东基因公司测出与SARS相似;上海张永振团队1月5日测出基因序列后,认为病毒与舟山蝙蝠病毒相似,并于1月11日公开发布;中共于1月9日公布病毒RaGT13基因序列。从时间节点上推断,WHO在1月11日应该获得了至少2个以上病毒基因序列,一个源于SARSCoV-2,另一个是RaTG13。但WHO 1月11日只公布了中共提供的RaTG13基因序列,而且第二天即被一位WHO资深病毒专家验证是错误的。由此可见,WHO认为人传人证据不足的说法是撒谎。
  • 闫丽梦博士特别提到,1月13日泰国出现病例后,第二天(14日)中共立即用基因序列第二版替换了错误的RaTG13,是因为海外出现病例出现的太快,中共已没有找“病毒变异为SARSCoD-2”这样的借口的时间,所以不得已而为之。再看WHO时间线,始终没有这个重大变更的内容,也没有任何应对措施和建议,明摆着 WHO 帮着中共故意隐瞒真相。
  • 自2019年1月31日至2020年1月31日,WHO始终没有建议各国家限制入境游客,尤其1月16日后,闫梦丽博士把第一手调查资料报告给WHO后,任由中国大陆游客利用涌向世界各地而不做任何警告,反而 “建议不要关闭边境、限制签证和隔离来自受影响地区的健康游客”,给中共提供了极佳的窗口期,把中共病毒传遍亚洲、澳洲、欧洲、美洲和非洲各个国家,给各个国家带去瘟疫灾难,完全是在帮中共造假隐瞒助纣为虐。
  • 鉴于 WHO 与中共暗中勾结的种种不为人齿的行径,有必要调查其与中共所有联系,以及1月9日以后WHO召集召开的所有关于中共病毒议题的会议内容。

在这次大瘟疫中,全球有1800多万人感染中共病毒,68.87万人死亡,215个国家和地区受到瘟疫袭击。至今半年了,全球经济停摆,无数企业倒闭,民众大部分处于失业和隔离状态,人类社会面临灭顶之灾。因此,所有受害者都要问一个问题:中共和WHO究竟干了什么?我们必须找出病毒真相,作恶之人必须受法律和道义的审判。

《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

这本书(下载链接),被路德社爆出来,并翻译成英文,让世界为之震惊。这本书是中共军方的官方教材,由第四医大和总后勤部卫生部防疫局编写。教材认为“非典”是美国搞的生物武器,并提出了新型生物武器--病毒的概念:基因改造,功能性增强,比如雪貂适合做病毒宿主、空气传播实验、细胞因子风暴ADE效应、释放隐形病毒、动物病毒骨架、特异性极强并针对人类的某种种族和民族[10][11]。原来中共国军方曾于2015年就开始公开讨论将新型冠状病毒武器化[12]。 环球时报辩解道:这本书是西方抹黑中国的阴谋[13]

参考资料